山隹

【叹封】在看不见伤痕的地方

临近高考入了惊悚乐园。
爽。
黑道设定,今天也是没有皮够的一天。
题目和内容没有太大关系。毕竟我是个段子手。
只看到了荒野求毒。以至于我能记住的人就那么几个…本来想打all封完了一看还是叹封吧。
逼逼完了,预求小红心。靴靴里们了(*/ω\*)

————分割线————

一、
在王叹之眼里,他的觉哥是无所不能的神人。
什么都会,什么都好。
哦除了打结。
长得很好看,也很厉害,永远都挡在他们前面。就好像他永远不会受伤,永远不会倒下。
可人终究是肉长的。
所以,觉哥,有些时候也试着依靠一下我们吧。
王叹之看着极度虚弱、浑身是血的封不觉,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安姐跟我走,雨姐,小灵,这些杂碎就交给你们了。”

二、
封不觉不是第一次遇到偷袭,也不是第一次受伤。
但这次是伤最重的一次。
封不觉没带枪,身上只有一把匕首,还有那副特制扑克。
照理说这些武器够了。但扛不住对方的人海战术,更何况对方还有枪。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封不觉已经脱力了,眼看着就要跪下去。
王叹之冲过去扶住他,眼睛隐隐发红。
“终于来啦,慢死了……”封不觉有气无力的笑了一下,眼睛慢慢闭上了,“那就交给你们了。”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到目前为止。

三、
封不觉好像从来没有在人前脱过衣服。
…不等一下我的描述好像有点问题啊。
【封不觉眉头一皱,某些人想谋害作者.jpg】

四、
我是说,从来没有人看过封不觉的身体。
…妈的越说越奇怪。
【放弃解释.jpg】
包括王叹之。
所以当剪开封不觉的衣服的时候,饶是见惯了伤口的安月琴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看不见伤痕的地方,遍布大大小小的伤疤,狰狞而密集。
王叹之一点一点的抚过所有伤疤,就像要用指尖吻遍封不觉每一寸肌肤。
真好笑啊,每一个伤疤他都记得。

五、
肩膀上这一道,是觉哥在他分心的时候帮他扛的。
这三个弹孔是觉哥为了救他,照绑匪说的,自己拿枪顶在身上打的。
这一道…
这一道…
这一道…
王叹之的眼睛越来越红。

六、
“安姐,你守好觉哥,我去支援雨姐她们。”王叹之退后三步,转身走向门外。
这次换我们来守护你了。
好好休息,觉哥。
这是最后一次。不会再让你受伤了,我保证。

fin.


皮完跑路。
最后再求一波小红心(*/ω\*)靴靴里们了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