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隹

【all叶】体检

因为家里人生病了而不得不一起去医院陪同…
又没有什么可以玩的…于是…
是小段子,皮。
以及说是all叶其实只有我叶在皮…
私设大家都会一点点基础医学【然鹅大眼比他们厉害一些】
我不管(*/ω\*)嘻嘻
最后求一波小心心


———————分割线———————


一、
叶修躺在机器上,双手交叠着聚过头顶,像是被献祭的羔羊。精密的仪器发出蜂鸣。
他身上所有的杂物都交给韩文清了。算是留个念想。胃袋也是空空的,让人难受。
他就要被送进去了,沉重的铁门将缓慢而又坚定的合上。
韩文清拿着叶修留下的东西,脸黑了大半。
“叶修,空腹CT而已,加什么戏。”
叶修:嘻嘻

二、
“…不行,吞不下…”
“可以的,你必须把它吞下去。”
“这种白色秽物,我才不…唔!”
“乖,听话。”
喻文州的动作温柔却不容拒绝。
“照X光一定要吃钡餐。”
(注:钡餐主要是BaSO4硫酸钡,白色固体)

三、
棉签在胸上划来划去,粘腻冰凉的液体被涂抹上去。
小圆盘一个一个吸在叶修身上。
手脚都被缚住了。
叶修不由得有些紧张。
“好了心电正常。”

四、
叶修躺在床上,周泽楷修长的手指按在他的胸膛上。凉凉的。
叶修忍不住颤栗。
周泽楷的手指在他身上游走,从心脏滑倒胸腔。
他取下听诊器。“前辈,肺,发炎。”
“好嘞谢谢了小周。”

五、
“嗯,痛。”
王杰希心里一抽,但仍坚持插了进去。
液体涌向叶修。被异物入侵的感觉十分不好。
“这边完了就换一边,记得润滑一下。”
王杰希伸手调了一下流速。
“消炎药输完了就换化痰的,不着急。”

六、“吃了吗?”孙翔码着脸,居高临下,盯着叶修。
叶修回以死鱼眼:“吃了。咋?”
“呵,大约什么时候?”
“大约8点,你要干啥?”
“大约十点来测个餐后血糖。”

七、
“起来,离开这里。搬走!”
“凭什么?”
孙哲平冷酷的笑了。
“31号床病人出院了,有空床,睡加床不大舒服。”

fin.

最后最后球球小红心(*/ω\*)谢谢

【叹封】在看不见伤痕的地方

临近高考入了惊悚乐园。
爽。
黑道设定,今天也是没有皮够的一天。
题目和内容没有太大关系。毕竟我是个段子手。
只看到了荒野求毒。以至于我能记住的人就那么几个…本来想打all封完了一看还是叹封吧。
逼逼完了,预求小红心。靴靴里们了(*/ω\*)

————分割线————

一、
在王叹之眼里,他的觉哥是无所不能的神人。
什么都会,什么都好。
哦除了打结。
长得很好看,也很厉害,永远都挡在他们前面。就好像他永远不会受伤,永远不会倒下。
可人终究是肉长的。
所以,觉哥,有些时候也试着依靠一下我们吧。
王叹之看着极度虚弱、浑身是血的封不觉,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安姐跟我走,雨姐,小灵,这些杂碎就交给你们了。”

二、
封不觉不是第一次遇到偷袭,也不是第一次受伤。
但这次是伤最重的一次。
封不觉没带枪,身上只有一把匕首,还有那副特制扑克。
照理说这些武器够了。但扛不住对方的人海战术,更何况对方还有枪。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封不觉已经脱力了,眼看着就要跪下去。
王叹之冲过去扶住他,眼睛隐隐发红。
“终于来啦,慢死了……”封不觉有气无力的笑了一下,眼睛慢慢闭上了,“那就交给你们了。”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到目前为止。

三、
封不觉好像从来没有在人前脱过衣服。
…不等一下我的描述好像有点问题啊。
【封不觉眉头一皱,某些人想谋害作者.jpg】

四、
我是说,从来没有人看过封不觉的身体。
…妈的越说越奇怪。
【放弃解释.jpg】
包括王叹之。
所以当剪开封不觉的衣服的时候,饶是见惯了伤口的安月琴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看不见伤痕的地方,遍布大大小小的伤疤,狰狞而密集。
王叹之一点一点的抚过所有伤疤,就像要用指尖吻遍封不觉每一寸肌肤。
真好笑啊,每一个伤疤他都记得。

五、
肩膀上这一道,是觉哥在他分心的时候帮他扛的。
这三个弹孔是觉哥为了救他,照绑匪说的,自己拿枪顶在身上打的。
这一道…
这一道…
这一道…
王叹之的眼睛越来越红。

六、
“安姐,你守好觉哥,我去支援雨姐她们。”王叹之退后三步,转身走向门外。
这次换我们来守护你了。
好好休息,觉哥。
这是最后一次。不会再让你受伤了,我保证。

fin.


皮完跑路。
最后再求一波小红心(*/ω\*)靴靴里们了

【韩叶】花吐症

还债…好像是一年前说要发吧……完了就准备高考去了。现在,考完了,浪荡,麻溜还债。
花吐症的设定…自行百度吧,麻烦看官了。
私设修修爱吐啥花吐啥花。
以及十有八九是小刀片,慎点。
现在不看还来得及。
最后不要脸的求小心心。




——————以下是段子的分割线—————



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叶修总是带着花。各种各样的花。
雏菊,白色风信子,狗尾草,薰衣草。
以及向日葵……花瓣。
没有花盘。没有。【假装冷漠.jpg】

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叶修开始关心苏沐橙的情感问题。
各种旁敲侧击。老板娘一度以为叶修终于忍不住要对沐橙下手了。
但苏沐橙知道不是这样的。

三、
“有对象我就放心了,不然你哥不得揍死我。”
苏沐橙没听叶修胡扯。“叶修,你怎么了?”
“没啥呀,”叶修悠哉悠哉的用手里的狗尾巴草编小戒指,编好了就随手扔给后面的韩文清,“你哥托梦给我,说要是你不幸福他就neng死我。”
【苏沐橙完全不信.jpg】

四、
叶修在前面空着手摇摆。
韩文清在后面捧着他编的那些小东西。
这反差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叶修偷偷瞟了一眼韩文清,忍不住苍蝇搓手。

五、
叶修有一次编东西的时候突然想起点什么,捅了韩文清一拐子:“哎老韩,你喜欢什么花?”
韩文清还真考虑了一下:“柠檬草吧。”
【叶修听了沉默.jpg】
“那啥,老韩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韩文清稍微把脸别过去了一点。
笑得很温柔。
“有啊。”
“…那感情好,要幸福啊。”

六、
叶修不见了。
他不在队里,也不在南山公墓,更没有去哪个队里皮。
苏沐橙眼睛红红的。
韩文清见到她的时候,她拿着一个用柠檬草、狗尾巴草和姬金鱼草扎的小花球。
“这是他送给你的。”

七、
柠檬草代表开不了口的爱。
狗尾巴草代表不被人了解的爱,艰难的爱。
姬金鱼草代表请察觉我的爱意。
韩文清站在新修的墓碑前,不知为何想起了叶修的那句“要幸福啊。”
傻瓜。两个傻瓜。
韩文清喉咙发痒。
一片栀子花瓣落到了地上。

fin.








皮完了。
溜了溜了。
最后求一波小红心。(*/ω\*)

那什么,窝想等放假了(对高二生还在补课还有两个星期)码一篇花吐症段子体的韩叶,想提前询问一下————————












你们觉得是死一个比较好还是死两个比较好?
(*/ω\*)嗯对就是这样

瞎几把乱扯

真的是瞎几把乱扯(*/ω\*)
真的要看吗?
那就走吧!
————————————————————
我们会一同踏上
一条通向梦与荣光的征途
修旧利废作为常态
饮鸩止渴绝不是行为
酒精无法溺死灵魂
醉意不能冲昏头脑
七步之才
八拜之交
个人凝聚为团体
选中代表了能力
手握荣耀
一如既往不曾迷失方向
起身张望
睡眼惺忪却又精神百倍
————————————————————
提问: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
回答:你们把每一句第一个字连起来看看
*・゜゚・*:.。..。.:*・'(*゚▽゚*)'・*:.。. .。.:*・゜゚・*

记梗

一个特别扯淡的来自DNF的梗…
据我玩DNF的同学说,在DNF中等同于战法的角色,有一个大招,因为要借用女武神的力量,所以…
是的,一开大就变妹子!
想想看,在老韩和修修干架的时候,修修一个大招,修修脸的一叶刷的一下变成妹子【屁股奶子大白腿】【buni】…
【玩家大漠孤烟受到暴击:Hp-9999】
然后孙翔在用一叶的时候…
【操作者孙翔受到暴击,并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想起来就好笑…
有人愿意写吗(*/ω\*)超想看

【韩叶】江湖再见

伪·武侠,段子体
深夜扯淡,而我明天就要期末考试…
就当给自己攒人品吧(*/ω\*)
梗来自@长安每天都想撸串 【笔芯】
似乎是刀片,不喜出门左拐不谢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老韩不是渣,老韩不是渣,老韩不是渣
重说三
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一、
朝廷对叶修发布了通缉令。
活捉叶修者皆有重赏。
其中一项,便是被叶修偷去的那盆能解百毒的王不留行。
远在微草的王杰希表情冷漠内心复杂。
不,王不留行并没有这个功能,它只是个孩子,请放过它。

二、
韩文清是第一个到兴欣的。
叶修正叼着狗尾草在房顶上撸王不留行。【王不留行生无可恋.jpg】
一团阴影突然就盖了上来。
叶修头也不抬:“稀客啊老韩,你来干嘛?”
韩文清皱着眉毛看那棵要死不活的王不留行:“来看你死了没有。”

三、
“那可不行,朝廷不是说要活捉嘛。”
叶不要脸修伸出爪子揉了揉韩文清的脸。
韩文清啪一巴掌把他的爪子抽了回去。
“老韩你居然打我!你不爱我了!”
韩文清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顺从内心把那盆王不留行塞他嘴里。

四、
叶修又拿手肘捅韩文清:“欸老韩你不会是想要这盆王不留行吧?”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我又不痛经。”
被韩文清的耿直哽到的叶修依旧没有放弃:“那是为啥?”
韩文清没理他,径自跳下屋顶。
空气中传来若有似无的声音:“护你周全。”

五、
“呔,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冒充老韩?!”
韩文清黑着脸一把握住叶修伸过来的两根手指:“谁是妖孽?”
“我我我是我是我,老韩你快松手快松手!”
心疼的吹着自己手指的叶修充满怨念的瞪着韩文清:“开个玩笑都不行吗?”
“那行,我也跟你开个玩笑,我是奉命来押你回去的。”

六、
叶修捂住胸口沉痛的说:“老韩你变了。”
韩文清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他,只是问他:“如果是真的呢?”
“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啦。”叶修笑嘻嘻的把王不留行顶在头上。
韩文清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果然是这个反应。韩文清想。

七、
这几天不是没有人来找叶修,让叶修跟他们走,躲一躲,避一避风头。
像五官端正王杰希,安静如鸡黄少天,手速破万喻文州,巧舌如簧周泽楷,江波涛洗澡没沐浴液泪洒游泳池【江波涛茫然.jpg】
但叶修都拒绝了。“这不是有老韩在嘛,”叶不要脸修笑得很是猥琐,“更何况勉强能跟哥打个平手的你们都站在哥这边,哥害怕什么。”
韩文清像是送了一口气,心却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八、
霸图的人终究还是来了。
他们异常严肃,甚至张佳乐都对叶修的吐槽无动于衷。
他们都沉默着,连带叶修也安静了下来。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该走了罢。”
韩文清低声应了。

九、
叶修转过身询问韩文清:“老韩你们…唔!”
韩文清一拳打在他的腹部,打断了他的话。
明明没用多大劲,叶修还是觉得疼。
胸口哽住了,头也疼起来。
大概是血块吧。叶修漫无边际的想。

十、
紧跟着又是一个手刀砍在脖子后面。这次是真的疼。
强大的身体素质让叶修捱了一会才昏过去。
隐约可以听到霸图人的对话。
张副…毒…朝廷…药…治好…
原来如此。叶修趴在韩文清背上扯起了嘴角。果然如此。

十一、
叶修再醒来就是在宫里了。还是被小点舔醒的。
叶修好奇的扯着脚上的锁链:“叶秋你干啥玩意?”
叶秋批着奏章:“这不是怕你又跑了吗混蛋哥哥。”
叶修无语片刻,慢条斯理的掰开锁链:“一,这玩意锁不住你哥我。”
“二,我不走了。”

十二、
叶秋很是意外:“不是你说要等人吗?”
“不等了。”叶修摇摇头,又问他:“你怎么想到去找老韩的?”
“他是唯一一个你不设防又会把你带回来的人,而且我一说你太累了需要休息,他就同意了。而且我手里有他需要的药。”
“哦!”叶修恍然大悟:“那我还得谢谢你去找老韩。”
“我还真是累了,等不到了,不等了。就这样吧。”
fin

【酒茨】愿护您一世安康

标题很正经。
也只有标题正经。
还是小段子傻甜白。
王子骑士prao还有一点红→茨
因为不想写强行烂尾
差点把自己掰成茨酒了……
顺手求小红心(ㅅ´ ˘ `)♡
下面正文∠( ᐛ 」∠)_

1、
王子酒吞刚成年就被国王阿妈赶出去城去找他命定的公主了。
国王嘱咐骑士茨木好好照顾他就忙着和小鹅己鸦天狗相亲相爱去了。
感情本大爷不是亲儿子。【酒吞式冷漠.gif】

2、
酒吞站在门口:“就你一个?”
茨木说:“就我一个就够了吧我还是很能打的护你周全应该没问题……”
酒吞:“本大爷是说就你一个的话我们就走吧。”
哦,酱紫哦。茨·反应慢·骑士·木摸摸鼻尖掩饰尴尬。

3、
茨木大酒吞十岁,在王子酒吞还是个小王子的时候茨木就进城当护卫了。
五岁的王子和十五岁的骑士第一次相遇王子就扯着国王的袖子指着骑士说以后他就是本大爷的人了。
人是可爱,就是说的话有一点欠揍。
当时酒吞还是阿妈的亲鹅己,自然是要什么给什么。
骑士只当年幼的王子天真烂漫不懂世事,他蹲下身手指捻过小王子的几缕红色卷发,把吻印在上面。
“愿护您一世安康。”
这是骑士对王子的誓言。

4、
那是酒吞记忆里茨木为数不多的正式之一。
然后茨木就成为了酒吞的近卫,教酒吞习武。
然后就变成了“王子殿下人好颜高武力值也高”“哦哦哦王子殿下这个也会真不愧是王子”等等。
但是每天挨揍是不会少的。

5、
不过酒吞并没有想过去找阿妈。
因为阿妈一定只会说打的好再用力。

6、
王后八百比丘尼是在王子酒吞十二岁那年离开的。
不是死了她只是出去晃晃收集素材谢谢。
在骑士茨木的记忆里,王后八百比丘尼是个漂亮温柔的女人,她交给王子酒吞很多道理。
“她走了。”王子对骑士说。
骑士轻轻点头。
“你要一直陪着本大爷。”王子的声音并没有他说的话那么坚定。
骑士蹲下身,红色的长发与王子的红发交织在一起,他抬起头,金色的眼眸成为王子眼中唯一的亮色。
骑士牵起王子的手,在上面印下一吻:“愿护您一世安康。”

7、
八百比丘尼在酒吞幼时讲过很多王子与命定之人的童话故事。
那时还小小一只的酒吞问八百比丘尼:“我也能找到漂亮公主吗?”
八百比丘尼笑着回答:“会啊,小王子一定会找到他的命定之人。”
酒吞十八岁成人礼过后国王阿妈就想尽办法,按照王后的话把他送出城,让他去寻找自己命定的公主。
陪着王子一起长大的茨木成为了酒吞的护卫,跟随着酒吞去寻找美丽漂亮又善良的公主。
酒吞走之前最后一句话是留给国王阿妈的:“本大爷找的是命定之人。”
阿妈表示并没有get到酒吞的点。

8、
两人差点救下一名少女。
茨木在要打死黑熊的瞬间收手。
然后就被路过的邻国王子晴明抢了人头。
好在晴明没有其他意思,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那你很棒棒哦。:)

9、
茨木一边扛着少女一边打量酒吞。
“你没事吧,浑身都是血。”
“本大爷怎么会出事。”酒吞顺手擦掉脸上的血,又看着茨木已经脱臼的右手。“倒是你……”
茨木赶紧表态:“我也没事的。”
“……”酒吞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道:“本大爷是说你肩上那个人,她要被你颠死了。”
茨木这才注意到,手忙脚乱的打整少女。
错过了酒吞若有似无的叹息。

10、
少女醒的时候两人打猎去了。
等到两人回来,少女已经洗干净了脸换上了新衣服。
少女的肌肤如雪一样白,黑色的长发让人想到你家那块大破布,呸,尼加拉瓜大瀑布。
她长得太美了,以至于王子愣在了原地。骑士也愣了:“她哪儿来的衣服?”

11、
“你好。”少女看向骑士,“我是邻国的邻国的公主红叶。”
那你跑这儿来干嘛?王子腹诽。
骑士道:“那你的衣服呢?”
公主:???

12、
场面一度异常尴尬,不过公主还是回答 了:“林中的鸟儿赠与我的。”
……这树林还搞性别歧视是吧。
尽心尽力的骑士回过头对着王子笑了一下。
王子说你笑什么。
骑士把王子拉过来推向不远处的人。
“那就是你的公主。”

13、
“谢谢你救了我。”红叶说。她脸上挂着格式化的微笑。
酒吞有些不耐烦:“不是本大爷。”
茨木牵着马站在两人几步远的地方。
酒吞一次都没有回过头来看他。
真好。他想。他总算是碰到自己命定的公主了。
他的小王子再也不会是他的了。

14、
酒吞指着茨木说:“是他救的你。”
红叶颔首:“是吗?那正好。”
不管是谁救了她,她都只看到了茨木。
茨木生得非常好看,红色的长发松松的系成一股,灿金色的眸子里只映得下一个人。即使他不是王子也没关系。
阿爸说她迟早会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她曾不以为意,但她现在只想快点嫁给酒吞。然后把茨木要到手。
谁让王子和公主天生就该在一起。

15、
酒吞坐在马上,茨木在前面牵着马。从上往下看,酒吞只能看到茨木头顶的发旋。
“她好看吗。”
“作为您的妻子,她非常好看。”

16、
茨木从来没和酒吞说过,今后也不会说了。
他十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酒吞,小小的白白的带着奶香的王子,红色的卷发和如海的眸子深深烙印在骑士心中。
茨木想,他会拼尽全力护着这个人,他甘愿为他奉上一切。
“愿护您一世安康。”
这是誓言,也是情话。

17、
酒吞最后还是没有答应娶红叶。
阿妈感到茫然:“为什么?”
酒吞龇牙笑:“她很好,我配不上她。”
“……说人话。”
酒吞慢悠悠的“哦”了一下。
“本大爷找的是命定之人,不是命定的公主。”酒吞不着痕迹的瞟了茨木一眼。“还好,本大爷五岁就找到他了。”
不是公主也没关系。
更何况红叶还准备和他抢茨木呢,不娶,死活不娶。

18、
“害你被阿妈赶出来了,接下来你……愿意跟本大爷一起走吗?”
茨木笑了,他执起酒吞的手,灿金色的眸子里只有酒吞。
“愿护您一世安康。”

【酒茨】吃枣药丸

很短很短的小段凑出来的
每段大概就我名字那么短
有发色梗一发完
一个SSR都没有估计要OOC
有个隐藏cp纯属个人爱好
剧情走向同文章题目∠( ᐛ 」∠)_
废话扯完了那就上正文吧(ㅅ´ ˘ `)♡

1、
本大爷性别男。

2、
有一个竹马,呸,副手。

3、
是个痴汉。

4、
本大爷名为酒吞童子。

5、 本大爷还在大江山混吃混喝的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他,干脆跟他表了个白。

6、
他一爪子拍本大爷背上,说挚友吾会一直追随你的挚友最强云云。
气的本大爷差点用鬼葫芦呸他。

7、
是不是以前跟他打的时候打到脑子了?

8、
看他一天都在说本大爷有多好有多厉害本大爷还以为他也喜欢本大爷。
说好的双向暗恋呢?

9、
可本大爷就是放不下。
那问题肯定在他。

10、
干脆把他拖到花鸟卷那里去染了个大红色。
加入葬爱家族算了。

11、
真踏马颜好即正义。

12、
不好意思说脏话了小朋友不要学。
阿妈你就不用捂鸦天狗的耳朵了,也别抱着,要被姑姑鸟飒的。
【姑姑鸟:三飒起步,最高天翔鹤斩】

13、
咳,题归正传。
本大爷想染都染了干脆再扎个马尾吧。
花鸟卷看不下去了,她说你闲得没事折腾茨木干嘛?
这个问题问得好。
因为本大爷想放下。

14、
本大爷问他觉得好不好看,他说挚友的选择一定是最好的挚友的眼光独到无人能及。
我说闭嘴吧你。
他就抿着嘴笑起来。

15、
一般傻子笑都是很难看的。
他不。眼睛忽闪忽闪的。
贼好看。

16、
想了想还是把鬼葫芦糊他脸上了。
不许笑。丑死了。

17、
即使他染了头发扎了马尾,本大爷还是觉得心控制不住的跳。
就像跳在针女上,又痛又热烈。

18、
他特别爱打架。
爱跟本大爷打架。
不是我俩好好的打什么架啊窝里斗吗?
一起喝喝天聊聊酒滚滚床单趴趴窝多好的对吧。
诶等会谁给本大爷喝的假酒!

19、
除了跟本大爷打,他还跟其他人啊妖啊打。
在大江山治退之前。
有谁看我不爽的他就去怼。
指哪怼哪。
本大爷问他是不是喜欢打架。
他想了一会,嗯了一声。
有点暴力。
我喜欢。

20、
阿妈本大爷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这个。
你甭揉鸦天狗了成不?
可是那个时候本大爷想,还是找个温柔点的凑合着过了吧。
比如那鬼女红叶就不错。

21、
是是是,然后本大爷不就到阿妈你这来找红叶了嘛。
阿妈你当时还特兴奋。
因为本大爷刚进寮,他就追过来了。

22、
本大爷居然忘了他找本大爷向来都是最快的。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高兴。
完了完了本大爷废了。

23、
你来干什么。
估计本大爷的语气有点冷。
不然他也不会突然慌乱。
你慌乱个啥呀本大爷还没伤心呢。

24、
挚友你应该心悦吾。

25、
果然是干架的时候打到头了吧。
凭啥。
为啥。
本大爷隐隐约约知道答案。
可本大爷想听他说。

26、
他的口头禅脱口而出。
吾的身体只能由挚友支配!
……瞎几把乱扯。

27、
这种时候不该说我心悦你之类的吗?
突然好气。

28、
后来问他为什么拒绝本大爷。
他一脸茫然。

29、
本大爷跟他表白的时候说,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他说什么来着?
他说挚友我会一直追随于你。
哦,没毛病。

30、
感觉本大爷吃枣药丸。
阿妈别笑你也是。
最后再说一次放下鸦天狗。

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的脑洞:)

大概就是……对升星的怨念?
就一小段,也没有写完的打算【一个挑事的微笑】:)
小短刀,做好准备

Are you ready?

—————————————Go!——————————————

        “茨木童子大人,请不要……您真的决定了吗?您知道的,这一去,就真的回不来了……我们,大江山的妖怪们怎么办呢……”萤草紧张的摇晃着手中金色的枫叶,平日在战场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在茨木面前悉数化为担心与敬仰。茨木就此消亡,大江山的妖怪们都不愿意。
        “……没关系的。”茨木愣了一下,随即展开一个灿烂的微笑,金色的眼眸如同夜空中的星宿。和酒吞一样张扬的红发和他眼中漏出的星光刺得萤草眼睛生疼。“那时候吾友就回来了,有他带领,大江山一定会恢复往日光景。不,在吾友的带领下大江山定会远远胜过从前。所以不用担心。谢谢你,萤草。”
        萤草有点惊讶。茨木从来只会记住与他不相上下或强于他的妖怪,突然被他叫出名字,有点受宠若惊。可是……“不是您,不行吗……”
        茨木目光暗了下来。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离开挚友。他也想继续站在挚友身后,替他管好大江山。然而他从安倍晴明那里得知,只有能够比肩而行的妖怪的力量才足以救回酒吞。所以这世上,能够且愿意换回酒吞童子的,仅他茨木童子一人。
        萤草看着他变换的脸色,懂了。
        巨大的鬼手抚上她的头顶,没有阴冷的感觉,正相反,从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让人忍不住想要落泪:“那么就麻烦你了,回去通知一下,大江山那边暂时就拜托给星熊他们了。”
        飞快的抹去眼角的泪水,萤草也仰头微笑着面对茨木:“嗯!放心的交给我吧!”

——————————使劲往后跳( σ'ω')σ——————————

        “茨木童子,你真的决定了吗?”
        “早就决定了。快点,安倍晴明,吾记忆中的你可不是这般胆小怕事优柔寡断的。”茨木有些不耐烦,但看在晴明是唯一能帮助酒吞的人的份上,他忍了。
        晴明沉思良久,才艰难而缓慢的点头:“我明白了。”

——————————又开始往后跳:D———————————

        “……那个,谢谢了。”茨木跨进门前,挤出一句带着丝丝生硬的感谢。
        晴明只是微钩嘴角,声音细不可闻:“啊啦,期待我们再次相遇的场景。”
        一进门就被狂暴状态下的酒吞按倒在地的茨木并没有听讲这句话。他平静,甚至是喜悦的将酒吞的头按到自己的锁骨前。酒吞嗅了嗅,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
        茨木满足地笑了。
        “吾友,吃完吾,就回大江山吧。”




然鹅我并没有酒茨:)一个都没有
所以ooc大概是在所难免的了
谢谢观看【一个挑事的微笑】:)